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冰鉴离枪最新章节!

哈哈...咳咳!

黄烁一边吐着血,一边笑的极为畅快。

终于,把这一枪刺出去了。

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能有次畅快淋漓的释放,黄烁自己也说不上来,但有种感觉,自己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这种不同,既不体现在力量上,也没在游戏面板有所表现,但确实是有改变。是一种精神层面的蜕变,一种羽化成蝶的超脱感。

黄烁没理鳌拜,而是附身轻轻摸了摸几乎前半身被打成了肉糜的叠云。一滴泪水从眼角划过,滴落在残骸上。

黄烁很清楚,他之前那一枪求的只是一个痛快,一个精彩,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甚至说连碰到鳌拜都几乎不可能。但当时他的情绪已经积累到了那个程度,不得不发了。

那一枪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无畏的勇气,舍弃一切的狠劲,而凝聚出的一枪。

但现在,鳌拜伤了,黄烁没死,这其中起了重要因素的正是叠云。或者说御兽术。

也许是战意,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黄烁也分不清了。只知道在刚才冲锋的某个时刻,他和胯下的叠云似乎建立起了某种联系。因为这个联系,本已被运转到了极致的寒霜真气分出了一部分到了叠云体内。

受这股真气的加持,在最后关键的一刻,叠云的速度骤然快了一下。超出了黄烁的预料,也超出了鳌拜的预料。就因为这快了的一线,长枪突破了鳌拜的防守,刺中了他的胸膛。

同样也是由于这股真气,叠云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大部分的刀芒,用粉身碎骨换来了黄烁的一线生机。

被削弱后的刀芒劈在黄烁的身上,激起了一片七彩晕光,再度稍稍减轻了伤害。这才用皮开肉绽,断了几根肋骨的代价,接下了这一刀。

枪杆,叠云,马甲,棉甲,七彩琉璃愿体,层层削减,依旧一刀差点要了黄烁的命,可想而知这一刀有多猛。而这还是鳌拜受伤在先,泄了一些力气的前提下。

黄烁抬手一握,破碎的长枪凭空完整的出现在了手中,就连枪头也从鳌拜的胸口消失,回到了黄烁的手里。游戏修补武器的功能倒是真心方便。

可能是伤到了鳌拜的缘故,黄烁现在的心态很诡异,一边很清楚双方实力的差距,心中没有一丝的胜算。但另一边,随着刚才那一枪顺利刺出后,心中的战意不减反增,

或者说自己的战意似乎有了某种升华,长枪刺出那一刻的战意似乎固化了下来,成为了自己战意的基础值。

不过现在的状况,他并没机会看一眼技能栏的变化,而是手中长枪一抖,对鳌拜拉开了战斗的架势。

内服了一颗玉露丹,外裹了一粒金创丹,看似恐怖的伤势,也在快速的恢复中。幸亏灭了弥勒教的时候,爆了一些丹药,否则他后来被困在军营,可没机会杀NPC爆药。刚才来这一路虽然杀了不知多少NPC和玩家,但是军队行进中,让他连捡取掉落的机会都没有。

而鳌拜的行为则稍有些奇怪,枪头离开后,伤口处血流不止。肉眼可见,一道浓郁的金光汇聚在了伤口处,但在伤口处,一团苍白的火焰虽然被渐渐压制,却依旧倔强的燃烧着。以至于伤口迟迟无法止血。

心中蛮劲起来,鳌拜怒吼一声,右手像鹰爪一般,插入了胸口,硬生生把一大块燃烧着苍白火焰的皮肉撕扯了下来,丢在一旁。然后肉眼可见的肌肉蠕动,很快堵住了伤口,止住了血。

“好阴损的力量,萨查,你小子运气不错。虽然阴损,但感觉不像是邪门外道的力量。”

鳌拜也是心有余悸,那道苍白火焰似真气非真气,金钟罩的真气只能压制,竟然无法排除。更关键的,他能察觉到这力量还很稚嫩,力量总量并不大,纯粹就是质量太高,属性诡异才这么棘手。真要是成熟了,怕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之所以说阴损,明明看起来是火焰,却丝毫没有炽热的感觉,反而有种阴寒刺骨的冰寒。这火焰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却能引燃对手的真气和气血,持续不断的消耗对手的力量。鳌拜之所以剜肉除火,就是因为这火焰是在用自身的真气和血肉燃烧,如附骨之疽,不用这样酷烈的手段,根本清除不了。更恐怖的是,金钟罩就是被这火焰破掉的。

黄烁哪有闲心和一个NPC闲扯,挺枪就攻了上去。既然那道苍白火焰有效,说不定真有一战的可能。

再次出手,黄烁明显感觉到了自己枪法的变化。那是一种由技能向本能转变的感觉,手中的长枪,隐隐就像自己的臂膀,挥舞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流畅。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如臂使指了。

不过很快,黄烁就被压制了,哪怕他整体实力又有了提升。这鳌拜几乎就是他的进阶版,同样的外功突破极限,同样的修炼了真气,且无论哪一方面,都比黄烁强了不止一线。

唯一让黄烁没有一招落败的原因,还是鳌拜胸口的伤势。黄烁可以凭着玩家痛感降低的优势,和丹药的神奇,虽然几根断掉的肋骨还是稍稍影响了施展。但这样的伤痛,他早习惯了。基本还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但鳌拜不行,胸口的伤势极大的牵制了他的动作,几乎整条左臂都无法发力。

黄烁虽被压制,但却打的极为痛快。

好几场游戏了,遇到的敌人不是弱的不堪一击,就是强的难以力敌。黄烁太久没有畅快淋漓的战斗了。高手交战,一旦实力有明显的差距,往往一招瞬间就结束战斗了。这不是那种数据流游戏,要计算攻防血量。哪怕实力不敌,也能挣扎两下。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武者,抓住弱点就是致命一击,哪有挣扎的机会。

眼前的局势实在太难得了,往往只有师徒喂招,当师父的刻意控制,才能达到这种压迫的均势,逼出弟子的潜能。这种状况黄烁也熟悉,黎夏月一次,甚至虹果果那次也是。

鳌拜明显对黄烁的苍白火焰很是忌惮,展现出了精妙的刀法,把长枪拒之防御圈之外。

刀快枪猛,转瞬间就交手了近三十招。

黄烁猛然眼中一亮,鳌拜的力量在减弱,虽然不很明显,但还是被他察觉了。

鳌拜毕竟是年近六十的老人,更重要的是他是先突破的外功,修习真气很晚。这种情况和段老极为相似,没有真气滋养的外功,极为伤身。段老被迫转为木属性的术法师,不就是为了借助木属的滋润,试图弥补自身的亏空。

但鳌拜虽然修炼了真气,却不是什么柔和温补的功法,而是护体神功这类进一步消耗气血的功法。再加上外伤,气血的流失。时间一长,弊端就显现了出来。

有的一打,虽然黄烁自身消耗也不轻,但他对这种极限状态的烂仗可谓经验丰富,最是习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