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38岁的白丁喜欢把自己社保卡上的个性身份标注为“诗人”。

实际上,在上一次创业失败后,他勉强找到了一份能够养家糊口的工作,成为一名房产经纪人。

“白丁”是他当年写诗时候取的笔名,带着点自我戏谑的意思。可是这两个字太过于朗朗上口了,以至于时间一长,没人再称呼他的大名,连社保卡也为他智能关联了这个“常用名”——白丁。

虽然如今大部分中介类的工作已经被ai取代,但在选择住宅这种与个人偏好相关性较强的时候,有些购房者还是希望能听一听“人”的意见。

不过,形势也已经岌岌可危了,据说一款新的ai房产经纪人“avata”已经被研发了出来,正在投入量产。

而对白丁来说,似乎来自“avata”的竞争离他还很远,因为如果他这周再不出业绩,他恐怕要先失业了。

上个月,他几乎一整个月都没开张,要不是他的同事老罗分了一半业绩给他,恐怕连自己的房贷信用都成要受损。

不过他也明白,这份业绩相当于老罗借给自己的,相当于挽救了自己的工作机会。人家闺女正在读高中,手头也紧,能在关键时刻拉自己一把就已经很不错了,说起来,这还多亏了之前自己曾义务辅导过孩子的写作,算是种下了个善因。

但是,如果开了张,业绩自然要还人家,而一旦老罗有个马高镫短的需要帮忙,自己也不能拒绝,否则就不要在这行里混了。

可是,眼看这个月就要过完,他依然没有成交。再看老罗,也是一样。

哎!日子的确难过啊。

公司的hr已经约谈过他一次,明确告诉他如果这个月再不能达标就要卷铺盖“滚蛋”。

怎么办?难道腆着脸问其他同事借?

成年人之间,雪中送炭的事有一次已经是难能可贵,没有再二再三的道理。

再说,他强烈的自尊心也不允许,这口他没法开!

于是,他发了疯一般到处去跑房源,混进各个社区挨家挨户的“扫楼”,甚至有两次被保安当成来“踩道”的窃贼,盘问了许久之后才把他“劝离”,但这也练就了白丁的一个小技能:不管哪个社区,只要他进去走一圈,各个住户的方位就能摸个七七八八。

黄天不负有心人!前天,他终于发掘出一套坐落在老市区的怀旧风格的洋房——这是白丁跑了好久才扫出来的,位置、户型、价格和风格都不错,房主也才刚下定决心卖掉,好搬去欧洲跟孩子们一起生活,这才同意由他代理出售。

他欣喜若狂,跟房主好说歹说签了个独家代理协议,用自己社保卡上仅剩的一点信用额度做了担保,算是成功锁定了这个“宝贝”,承诺三天内一定将房子销售出去。

他暗自盘算了一下,手头就有现成的卖家,如果成功,这一单的佣金不会少于一万比特币,那可是个不错的数字,不仅能还了老罗的人情,还够他撑上好一阵子的。

为了做成这笔交易,白丁做足了功课:他甚至了解到这套房曾经住过二十世纪一位著名的诗人,带着一座小院不说,出门就有一条林荫道,建筑外观的怀旧风格设计也非常独特,虽然价格在100万比特币左右,但在寸土寸金的老市区内绝对是一套绝无仅有的“笋盘”。

这两天,白丁不止一次的想,如果自己的家能够安在这里,妻子一定会很开心,而自己也一定不会辜负这番景致,肯定能做出几首好诗来。

说起诗,他的水平还真不错。少年时,在父亲的逼迫下,他的诗词储备量远超其他同龄人,中学时还参加过市里的诗词大会,拿过一个冠军的奖杯。大学时候,他靠身上一副校园浪子的气质加之在校网上发表过几首情诗,赢得了不少女生的芳心。故此,他也就一直以“诗人”自诩。

不过,一旦踏上了社会,写得像诗的简历多半会被各大公司的hr邮箱助手当做夸大的履历直接“delete”,而文绉绉的带着诗意的提案也大概率要被甲方枪毙……所幸白丁仗着自己年轻、老实、能吃苦,在一家公司熬了十年,每天累得像条狗,再也顾不上写诗了,业余时间就看看恐怖悬疑片,寂寞的时候有他存了几个t的av陪着,活脱脱一枚标准的宅男。

后来,他意外结识了小自己八岁又美丽、善良的安晴,这才唤起了沉睡多年的诗情和爱情,经过马拉松式的不懈追求和三百多封手写情书的轰炸,白丁终于赢得美人归。

三年前,两人登记结婚,社保卡关联在了一起。

朋友们都说安晴生得是一副旺夫相。果然,刚结婚一年,白丁的好运气就来了,他所在的公司被收购,又过了半年,他作为老员工兑现了一大笔期权,那让这对小夫妻好好的开心了一阵子。

后来,白丁不顾安晴的反对毅然选择了辞职创业——他和几个好朋友共同创立了一家主题为“跟着诗歌去旅行”的旅游俱乐部,专门带着游客们追寻着那些经典诗句的脚步,细细的品味沿途的风景。

俱乐部一开始运转的很好,白丁的在诗歌方面的兴趣也能得到很好的发挥,甚至有几个大型旅游集团找上门来谈并购,还开出了不错的条件。其他合伙人想接受,但最后都被雄心勃勃的白丁说服了。

白丁信誓旦旦地说:“我们现在具有先发优势,现在需要趁热打铁建立品牌,将来待价而沽,赚得更多,咱们哥几个就能早点退休了。”

岂料,不久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流感肆虐,俱乐部的客户量大减。疫情过去后,那些大型竞争对手已经调整到位,再也不提什么并购的事,反而迅速追赶了上来。人家财力雄厚,不仅垄断着更优质低价的资源,还高薪挖去了几名重要员工;再后来,ai导游机器人都被进一步升级了文化模块,这个主题变得不再新鲜……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下,白丁亏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一屁股债,当初一同创业的好朋友们也都翻了脸,再无往来……

……

一辆高档轿车安静地泊入林荫道旁的一个空车位中,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他们就是今天看房的客户,也是白丁最有把握成交的客户。

男的是市里一家有名的中餐厅老板,姓胡,身材肥肥胖胖,脸上泛着油光,财大气粗的样子。他身边是一位年轻的女孩,衣着清凉,身材瘦削,带着金属边的大墨镜遮住了她半张小脸,耳朵、脖颈上挂的配饰闪闪发光,显然走得是当今最流行的风格,但她举手投足总是带着些挥之不去的土气,白丁心里一翻:“糟糕!这种女孩会喜欢这套房的风格吗?”

他转念一想,又立刻安定了下来。

他搜索过那家中餐厅的推文,风格走的是古典人文主义路线,每道菜还都用了相应诗句做菜名,虽然有的诗句用的驴唇不对马嘴,而且还是贵的离谱,但也从侧面说明这位胡老板偏好把自己包装成“文化人”。因为中餐特别依赖主厨的手艺和食客主观的体验,所以ai的应用几乎没有对胡老板的事业起到太大的冲击,反而帮他提高了各个环节的效率,让他赚得盆满钵满,拿下这套房,对他来说应该不在话下。

“当年要是也搞个中餐馆就好了!”白丁暗自后悔。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到时候,一定要带安晴去老胡的餐馆吃一顿!”他想着即将到手的一万元佣金,立即精神抖擞了起来,快步迎上前去……

“胡哥,怎么来这么个地方啊?”那个女孩下车后就尖声尖气地抱怨道。

白丁一边走,一边想好了对策:“擒贼先擒王”,今天得先得搞定胡老板的“女朋友”才行。

他热情地与胡老板打了招呼,握了手,就当面赞扬道:“胡董,早就知道您的‘新宋食府’是市里最有文化内涵的餐饮机构了。也巧了,今天您来看的这套房以前就住过一位大诗人,真是太适合您的文化品位了!”胡老板刚被自己“女朋友”当着外人面抢白了一句,觉得有点丢面子,却得了白丁这么一番恭维,心中十分受用。听他这样说,忙故作嗔怪的笑着说:“哎呀,小白啊,过誉了啊!”

白丁转向那个女孩,真诚地恭维道:“您也肯定知道最近有个大网红拍国服视频,都是选这里当取景地……”说道这里,他急忙收口,做出有些懊恼的样子,自责道:“哎呦,您看,我光顾了说话了,让二位在这里站着等。要不,咱们先进去看看?”他脸上堆着笑,故意不再去看那女孩,而是真诚地盯着胡老板,那表情分明是在说:“我看您的女朋友,肯定也是知名网红吧?优秀!”

果然,这三板斧一祭出,那女孩转怒为喜,一把挽住胡老板的臂弯,催促道:“走,去看看!”

胡老板见自己“女朋友”又转了性,心中也很得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