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白丁吃了妻子在智能橱柜中预约烹饪好的早饭,就精神抖擞地到了公司。

他打开电脑,把今天需要客户签署的文件都准备了一下。

这时,同事老罗也风尘仆仆的到了。他头发蓬乱,眼圈有些黑,胡子也没刮。

白丁抬眼看见了他,就连忙跟他打招呼。

老罗见他在准备文件,急忙问道:“老弟,这是要开张了?”

白丁对老罗一直很感激,也没有瞎谦虚,点头道:“是啊,昨天去看的梧桐街那套老洋楼,估计能成。上午客户过来签约!”

“你行啊!老弟”,老罗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称赞道。

“罗哥,上个月还不是靠你帮忙?你放心,规矩我懂……”白丁忙向老罗表态,他知道老罗这个月也是没有业绩,日子不好过,看样子昨晚没睡好。

老罗又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道:“行!老弟。有你这句话,我也能踏实点了。不瞒你说,昨天你不在,hr的人也找我谈话了!哎,要不是婷婷要高考了,我他妈早辞了,咱这一行压力太大了!”

“老哥,你别这么说,一切不都是为了孩子吗?”白丁安慰他道:“你想啊,将来婷婷考上个大健康啊,ai啊,……啥的好专业,毕业后钱能少挣吗?咱孩子挣了钱,能忘了你这个老爹吗?将来再找个帅小伙给你往家一领,啧啧,你那小日子过的……不得老幸福了嘞?”白丁心情好,跟老罗又亲近,就难得打开了话匣子闲聊,他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那就叫‘悠悠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那时候,你老哥可美了嘞!”

这番话说的老罗“嘎嘎”的笑了一阵,还说:“那倒是!不过,帅小伙还得过我这关!不能着急,也不能随便往家领!”

一秒记住https://

旁边的几个同事听了,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老罗在店里又溜了一圈,就跑出去“扫楼”去了。

白丁准备好了文件,坐等胡老板来签约,看看时间,已经快到约好了时间了,心里也有些忐忑。想发个语音问问,又觉得显得有点猴急,就耐着性子继续等。

又过了半个小时,胡老板还没到,白丁有些坐不住了,急忙发了个语音问:“胡董,您到哪儿了?”

……信息没有被读取,自然也就没有回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的数字跳动都让白丁的心脏抽搐一下。

他又连发了几个信息,还暗暗安慰自己:“可能他们搞餐饮的睡觉都晚,现在还没起呢吧?”但心里已经有些着慌,有了点相当不好的预感:“别是他变卦了吧?不能啊……”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胡老板还是没有现身,白丁真有些着急了。

发过去的信息也依然没有被读取,这让他心里还存在最后一点希望:“他肯定真是有事耽搁了。”

但是,白丁已经开始查阅起其他几个可能的客户的社交名片来,心里有些暗暗后悔自己的大意:“早知道就该多联系几个客户备着!”

昨天看完房,胡老板说的信誓旦旦表示要这套房子,自己就没再联系其他客户。

白丁抓紧再联系了一下他们,结果人家要么出差,要么时间不方便……

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已经快到中午,白丁嘴唇发干,感觉心里的火快要把胸腔烤焦了。他已经敏感的注意到有其他同事在窃窃私语。

他明白,只要三天的保护期一过,这套房源就成了整个门店的共享资源了。到时候,谁能把这套房卖出去,业绩就算谁的。这种被业内称为“狼性”的激励制度,一直从上个世纪末延续到了现在,还变得越来越苛刻,既是这一行能勉强生存下去的“法宝”,也是受形势所迫,实在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其他公司的竞争者也都在盯着市场上所剩不多的那点房源存量,如果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将客户的房源销售出去,那就只能等着喝西北风。

白丁要崩溃了,感到自己的后脖颈剧烈的疼痛起来……

就在这时,“叮”、“叮”、“叮”的几声轻响,白丁的手机响了几声,那是有新消息的提示。

白丁精神一震,闪电般从桌子上抄起手机。

果然,自己发给胡老板的信息已经变成了“已读”状态。他正要再发一条,只见门口人影一晃,有人问道:“白丁在吗?我找白丁”,正是“新宋食府”的胡老板。

白丁忙迎了过去,又是寒暄,又是拿饮料。

老胡脸上堆着笑,解释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晚了。”又带着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低声跟白丁说:“昨天那个,不想让她来。非要跟着,好说歹说才打发了。”

白丁立即换上一副“不用多说,我懂”的神色,笑道:“胡哥别客气。我知道您肯定是有事耽搁了。手续我都准备好了,去里头您坐下来看看?”其实,胡老板比他还小一岁。

胡老板点头,跟白丁进入签约室。还在店里的同事们都起立向客户恭喜,也都羡慕地注视着白丁,就连店长也亲自从办公室里跑出来,向胡老板嘘寒问暖,向白丁道辛苦。

白丁正在给胡老板详细解释协议中的条款,他的手机又响了,不过,这次来的不是语音信息,而是视频通话请求。

白丁一看,正是那套房的房主来的,以为对方是来询问这边的情况,随手接了起来。

“马叔您好啊,我正跟胡董在店里……”

还没等他说完,对方已经打断了他,说道:“小白啊,对不起啊,那个房子我们还是不卖了……”

“啊?”这下子白丁可是吃惊不小,头上立刻冒出一层细汗,问道:“马叔,您怎么又不卖了?昨天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他强自保持着镇定,脑子里嗡嗡作响,声调也有些发颤。

在旁边的老胡听了,也瞪着眼睛瞅着白丁,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边房主马叔沉默了一会儿,又解释说:“小白啊,对不起了。也不瞒你说,今天又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个大老板也想要这套房,我本来不想答应,可是……可是……哎……”

白丁一听就更急了:“马叔,我这边都和胡董签完了。再说前两天我也已经给您转了信用定金了。您要是不卖了,违约金也不少啊……”他怕这句话过于生硬反而将事情搞僵,急忙补充道:“要不您看这样,我们马上过去,咱们当面说?正好胡哥也在我这里呢。”

“啊……好吧,那你们过来一趟也好。”通话那头的老马犹豫着,还是答应了白丁的请求。

白丁刚挂了电话,胡老板已经拍了一下桌子,嚷道:“咋了?又不卖了?你们这是咋回事啊?你们耍我呢?”

白丁急忙劝慰胡老板道:“胡哥,您先别急。他说有别的客户过去看了,估计也就是想要个好价格,昨天不是说100还是110吗,我估计他肯定想多要点。”

“那也没说不给他啊,110就110,没说不给他啊!我缺这点钱吗?”老胡没好气的说。

“胡哥,这样,咱们带着东西现在就过去一趟,要是行,当场就给他拿下,省的他反悔!”白丁也有些激动,但还是积极鼓动胡老板。

“好!过去看看。”胡老板也觉得事关自己的面子问题,立即与白丁结成了统一战线。

白丁飞也似地准备好了所有的手续,搭乘胡老板的车赶到了梧桐街。

他们进门的时候,发现房主老马正在院子里和人聊天,见到他们进来,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他身旁站着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士,想必是来看房的人了。

白丁急忙打招呼,不料老马却介绍说:“这位也是经纪公司的,姓赵,赵先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