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三十八年前,市妇产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内。

婴儿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已经隔着他半透明的眼睑第一次感受到了光明,那与母体中的黑暗完全不同,让他本能的想与之拥抱。同时,他娇嫩的皮肤又感觉到了一丝凉意,那与先前漂浮在羊水里的时候大相径庭,这又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他不满意地发出第一声啼哭,仿佛宣布着自己对这个世间的第一印象。

他又听到有人说了句什么,随即感到肚皮上传来一阵轻微的不舒适——那是他的脐带被剪断了。

从此,他就不再是母亲身体的一部分,而是彻底变成了一个要独自面对这个陌生世界的个体。

“哇——哇——哇——!”他只能用嘹亮的哭声表达他的诉求——他饿了。即便要面对自己未知的命运,眼下也要先吃饱不是?

在生存,这一个最基础的需求上,无论是婴儿还是成人都没有区别。

……

遵照婴儿父母的意见,他的脐带血被护士小心地收集了起来,做了编号,放入特质的血液保存容器中。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干细胞”技术的兴起使得许多父母都倾向于为自己的小宝贝保留一份脐带血,他们认为其中的造血干细胞将来或许有机会帮助孩子治疗某些可能出现的血液系统和免疫系统的疾病。

……

一秒记住https://

就在这天,“盖娅集团”的亚太北方区总部前的广场上聚集了数百位正在抗议者,他们主要是由民间强烈反对“基因改造”项目的自然人文主义者组成。

当然,现场还有不少正在进行记者和维持秩序的警察。

“基因改造=创造魔鬼!”

“长寿属于精英,平民依然无助!”

“反对由‘盖娅’托管基因库。”

“要自然选择,不要精英选择!”

“打倒‘盖娅’野心家!”

“……”

抗议者们打着各式各样的条幅,在盖娅集团大楼前的广场上有节奏地呼喊着口号。

有冲动的抗议者试图冲击盖娅集团大楼,但是立即被严阵以待的警察和保安制服了,这也让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自从《海上公约》签订生效,世界各地都爆发了程度不同的抗议游行活动,过去三年来从没间断。

那些笃信“自然选择”是人类存在的基础,反对将人脑和计算机互联成“脑联网”,以及对ai充满恐惧的人们建立了“新绿色和平组织”。

他们到处游说、阻挠甚至破坏相关的政府或私人项目,而一些认为人类社会目前还没有完全做好应对“基因改造工程”和ai带来的挑战的科学家们也加入其中,让这个组织得以迅速壮大。

这天恰好是《海上公约》签订生效的纪念日。作为“联合国人类基因研究及应用项目”主导机构的“盖娅集团”自然成了他们最具代表性的攻击目标。

正在这时,一辆自动驾驶的ai小型运输车正在按照他既定的路线返回盖娅的停车库,结果这台隶属于“敌方”的ai智能机器就不幸成为抗议者们的宣泄对象。

还没等现场的警察和保安反应过来,那台外形小巧,带着红白条纹的ai小型运输车就被愤怒的抗议者们掀翻了,有人跳上车厢,挥舞着手中的棒球棒打砸车窗;有的人提议点火焚烧,但却一时找不到引火物和火种。一队警察迅速向这边包抄过来,对于这种损害公私合法财物的行为,他们必须进行制止,有必要的话不排除使用暴力。

混乱的人群中,一个身材瘦削的青年冷静地单膝蹲在地上,在运输车的充电口盖板上轻轻挥动了手中的一部智能手机,“咔嚓”一声轻响,盖板就打开了。

他从口袋中迅速抽出一个微型存储器,准确的插入充电口旁的微型插口中。这一系列细微的动作做完,他又飞快的将盖板合上,在警察将他们彻底包围之前,快速地挤出了还在打砸运输车的人群……

……

亿万俱乐部的私人会所里,吴书平正在口沫横飞地为皱着眉头的王嘉城出谋划策。

他拿着那张信笺,先赞叹道:“哎呦,这个字儿写的不错啊?一看就练过田英章啊。”

王嘉城也跟着点点头,他认字不多,也不知道“田英章”是谁,但字好看不好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他催促吴书平说:“老吴,你看看她这里头都是什么意思?你从哪儿看出来有门儿的?”

吴书平卖足了关子,见他着急,心中得意,就一字一句地为他拆解起来:“陆小曼这种女人骨子里就是那种民国名媛范儿。你看上来这句,‘王先生’,她以前怎么称呼你?”

“以前?都是王董,或者王总。”

“对啊!王总,是职场里的称呼,人人都这么称呼你。咱们俱乐部里几十个王中吧?但是这个‘先生’不是什么人都叫的,在民国的时候,这是尊称,还表示亲近。”

王嘉城一听,来了精神,便竖着耳朵往下听。

“这句‘勾起我的伤心’……你送的什么?”

“那个‘格’什么的钻石手镯啊?八十来万。”王嘉城忙说。

“啧”吴书平嘬了一下牙花子,想了想:“‘格’什么……格拉芙?”

“对,对,对,我总是记不住这些外国品牌名”王嘉城解释着。

吴书平点了点头,“是了,这个手镯送得不好。贵是贵,估计人家不喜欢。”

王嘉城眼一瞪,问道:“咋?为啥不喜欢?不是都喜欢吗?”

“你看啊:人家说了,‘礼物非常珍贵’但‘勾起了伤心’,意思就是说不喜欢啊。再说了,手镯是表示‘套牢’关系的意思,跟手铐似的。人家刚离婚,你又送人家一对镯子,什么意思啊?要把人家铐起来啊?嘿嘿嘿……”说到这里,吴书平突然坏笑了起来,王嘉城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愣在那里。

“再看这里,人家问你她送的礼物你‘是否喜欢’。这就是说,礼物要别人喜欢才是第一位的,你那个叫‘珍贵’,她这个是希望你‘喜欢’。这里头意思差别不小啊!”吴书平的确是“风流浪子”,分析得头头是道。

王嘉城听了,一个劲儿的点头。

吴书平拿起一只水晶高脚威士忌杯,里面的蜜色液体散发着醇美的香气,两人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王嘉城咕咚一口闷了一大半,急忙催吴书平继续讲。

吴书平饮了一口,闭着嘴,过一小会儿才继续说:“老王。女人啊,跟这酒一样,就得品。你一品,味道才能出来,你刚那一口囫囵吞下,酒的味道层次可就含含糊糊了。”

王嘉城见他有点嘲讽的意思,心中有点不快,说道:“哎呀,你快说吧。回头这酒我送你两瓶!”

“嘿嘿!”吴书平见他着急,心中得意,又继续说道:“关键在这一句‘有的人善于辞藻,有的人谙于践行,……您是后者中的典范’”,这一句就是夸你呢。

“哦?”王嘉城一听,刚才的一点点不快立即被他抛到了脑后:“怎么夸我?”

“这是说有的人光知道练嘴——‘叫做善于辞藻’,比如是说我哈……”吴书平还诙谐的自嘲了一下,也顺便给王嘉城这个土老帽找个台阶,“她又说你不是那样的,你是‘谙于践行’,就是实干家,敢给他花钱!”

“对啊!”王嘉城一拍大腿,仿佛一桌麻将自摸了个天胡一般,脸上笑开了花:“老子就是舍得花钱!没错啊!”

“哎,你先别着急高兴啊。这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在委婉的告诉你‘王先生,如果你既能善于辞藻,又能谙于践行’,就有可能‘在她心里有一份独特的位置’……‘独特的位置’你懂吧?”

“我靠!懂了。”听到现在,王嘉城才恍然大悟,心情十分愉悦,又加上已经有点上头,便笑嚷道:“就是能花钱,还得口活好呗?明白了!”他能够理解对方实际上说的是“提高文化修养”,但就是禁不住语带双关地打个岔,要不然心中的兴奋难以抑制。

这下子可把吴书平逗得大笑,不远处几位正在聊天的俱乐部会员都侧这头看向他们这边,低低的说:“哎呦,妞王又来劲了……”

王嘉城胸中疑窦尽去,也不管别人怎么看,高声对会所的商务总监吩咐道:“去,再拿四瓶‘皇禧’,两瓶送吴总带走,两瓶在这里喝。另外,叫点漂亮小姑娘来一起去总统包!我感谢感谢吴总。”

那商务总监听了,忙应了声“好嘞,王总!”转身就屁颠屁颠地去了。

……

白丁不会知道,就算自己能卖掉那条房子,所能得到的佣金也仅是王嘉城这一瓶酒的价格。现在,就连他这“一瓶酒”的钱,也都已经被人抢走了。

暮色降临,华灯初上,白丁已经不知不觉地在外面逛了一个下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