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那黑衣人重新坐了下来,等着白丁说话。他的眼神分明是在说:“白先生,如果你说的不是我想听的,那么价格又要往下压了……”

“我原则上同意!”白丁低声说。

现在,他头脑中的理智暂时占了上风,先用一个肯定句锁定了对方。

这也是他从事房地产经纪人以后学到的本领——面对购房人的各种压价要求,如果一味满足,他们就会永远觉得还有可以谈判的余地,甚至会“得寸进尺”,导致交易失败或无利可图。反之,刻意制造房源紧俏的假象,留给购房人做判断,比较价格的时间越少,他们就会更偏向于接受经纪人的建议,甚至根据经纪人的引导去购买那些本缺乏兴趣的房产。

“请原谅我的失礼,还是请先把您刚才没说的事情说完吧!”白丁试探地说道。

“好的!”黑衣人很干脆,继续说道:“根据我们的算法,您基因中的‘诗人天赋’跟我们的一位客户的匹配程度很高。我们又留心到,您现在刚好对这项天赋失去了信心,所以,我们由衷地建议您将他出售掉,这样您既有充分的资金救治您的妻子,还会有不少剩余,何乐而不为?”

“你们是怎么留心到的?”白丁问道。

“我们的AI算法有权在民用范围内有条件的调用监控,这是受到《海上公约》的授权的。我想,您还记得自己在医院ICU外的走廊里喊了什么吧?”

白丁心里一惊,但仍有些不相信,“或许是什么人看到了,跟你串通了呢?”

他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出现,黑衣人就说道:“那不可能,白先生,您多虑了。再说,普通人是无法判断您的想法和语言之间的真实匹配程度的,对吧?”

白丁又惊又怕,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又问道:“为什么是我?”

“我刚才说过,第一,您基因中的‘诗人天赋’跟我们的一位客户的匹配程度很高,第二,我们预测您很快可以在这方面取得突破,所以目前采购也是最好的时机,第三,您需要钱,而恰好我们的出价可以帮助到您。”黑衣人解释道。

“可是,想卖掉诗人天赋的人不会有很多吗?”白丁问道。

“的确不少,但如前所述,您是综合评分中排名比较占优的。而且,您妻子又恰好需要盖娅提供的治疗方案和服务,不是吗?……当然,也不蛮您说,其他候选人,我们也在接触……所以,您还要尽快决定。”

白丁听对方说出这些话来,心理防线已经摇摇欲坠。

这种心理战术他也曾跟他的售房客户用过,今天轮到了自己。

他已经明白了对方说“您妻子又恰好需要盖娅的治疗方案”的意思,不由得冒了一头冷汗——即便按六百万的价格卖掉自己的诗人天赋,还是要至少花掉其中的五百万给盖娅,那么自己能拿走的只有100万。而其他的出售者,目前未必对盖娅有与自己相同的需求,所以,选择自己,对盖娅来说,也是利润最大化的方案。

“肮脏的资本主义!”白丁和黑衣人同时脱口而出,不过,白丁在冒冷汗,黑衣人在微笑。

白丁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又一次被对方准确预测到了,只得软软地靠在了沙发上。

“什么时候可以救我妻子?”这时候白丁最关心的问题。

黑衣人详细地介绍道:“现在签订协议,手术可以在两小时内在‘生命之刃’进行。你的天赋移植手术明早就可以进行。您放心,全过程没有任何痛苦,也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后遗症。当然,您在七年内会对诗歌失去兴趣或创作灵感,而我们会用您诞生时候存留的脐带血干细胞为您做最完美的种子基因回填手术,最大限度为您留下修复这项天赋的种子。或许七年之后,您仍能恢复到跟现在一样。”

“好!”白丁终于点头答应了,突然,他欲言又止,生生把一句到嘴的话憋了回去。

黑衣人罕见的笑了笑,点点头道:“白先生,您不问这个问题是对的。否则,我不得不再次降价了——这是我工作职责的一部分,请您理解!”

白丁长出了口气,他虽然仍觉得这件事听上去还是有点不靠谱,但从黑衣人的反应来看,自己好像是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你妻子的手术协议我可以同时签署,这样可以为她赢得一点宝贵的时间。两台手术的差价总共是100万信用比特,这笔收入是免税的,可以立即转账至您的社保卡中,就算是定金了。还要提醒您,协议一旦签订,将受到《合同法》的保护,任何单方面的违约将受到加倍的重罚和社会信用评价的惩罚性下调,请您慎重考虑。”黑衣人一板一眼地说道。

“没问题,签吧!”白丁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在妻子的康复和他还看不到什么结果的“诗人天赋”之间做选择,对现在的他没有什么难度。

白丁在协议上盖上了自己的电子指纹,几秒钟之后,他的手机就立即收到了社保卡中心发来的一条信息提示:

【您有一笔收入:1000000信用点,来自盖娅集团智能支付系统】

这一下,他心里踏实多了,至少不再担心对方是恶作剧或是江湖骗子,而妻子似乎也要得救了。

随后,白丁又接到市立医院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安晴的转院手续已经根据他与盖娅集团签订的协议完成,将立即由急救车送至盖娅集团总部进行手术,请他做个确认。

白丁心中大喜,对着电话一个劲儿的点头说“是”。

挂断电话后,他问黑衣人道:“我可以跟您一起去盖娅吗?我想尽量陪在妻子身边。”

“没问题,车就在外面。”

……

在比弗利希尔顿的豪华套房里,格莱丽娅的手中正在摆弄着一副精致的塔罗牌。

在这个年代,虽然AI的大数据预测相对可参考的程度更高,但却意外的不怎么受欢迎,人们似乎更喜欢通过这种“传统的形式”达到与他人交流的目的。

陆小曼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根据眼前这位拉丁美人的指引,认真地抽出五张据说能预测自己感情和命运的神秘纸牌,分别摆放在左、右、上、下、中,五处位置上。

“哦,亲爱的,我多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牌局!”格莱丽娅夸张地赞叹着。

“快说给我听,亲爱的格莱丽娅!”陆小曼好奇地问道。

“我们打乱一下惯常的顺序,先来看看你真正爱着谁……”格莱丽娅伸出她涂着精美的瑰色指甲的纤长手指,点中了左侧的第一张牌,那是一张“女皇”韦特,画面上的女皇容貌绝美,一身雪白的丝绸长袍。

小曼看到那张牌,有些发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