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参加王嘉城的豪华海岛婚礼和这趟欧洲的旅行让白丁有了不少新的灵感。

他决定拿出一部分钱作为这次创业的资本,打算把旅行俱乐部再搞起来。

但这一次不搞“跟着诗歌去旅行”那么文艺的主题,而是打起了“豪华私人旅行”的概念——专门锁定消费能力高又对普通的行程失去兴趣的富豪作为自己的目标客户。

有了上次创业失败的经验,白丁意识到做生意是不能单靠“情怀”的,商业还是要跟着客户的需求走。

就拿眼前要搞的这个项目来说,虽然各大旅行社也有“高端定制旅行”的项目,但是由于从业人员的普遍生活层次不高,很难真正能关注到高净值人群和那些富豪们的真正需求——举个例子,普通旅行社总是摆脱不了“把日程尽可能为客户安排充裕”的思路,经常为了赶去某个景点而一大早把客户从暖烘烘的被窝里薅起来,餐饮也是按照提前预定好的安排……

结果是这些习惯了睡美容觉、过惯了夜生活,对吃一顿顺口饭的兴趣要远远大于来一顿米其林餐的富豪们不仅不领情,反而认为行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端,而且在坏心情的影响下更加挑剔,更加难伺候。

而白丁打算反其道而行之,预定酒店、机票、车辆等琐事统统交由AI助理处理,他只雇佣极少量高颜值、高素质的员工,既像一位旅行管家,负责为客人打理一切,提出合理的旅行建议,甚至还可以时常给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又像一位旅伴,能够为客人留出自己的空间,不会干涉客人自己的私生活。而且客人能够亲自参与到决策过程中,甚至在大框架内随意调整时间表和用餐地点,享受极大的自由。

他把这个主意跟安晴一聊,竟然得到了妻子的极力支持。

一方面,安晴觉得现在丈夫的思路非常清晰,似乎是少了诗人情怀的牵绊后反而让他更适合做事了,另外一方面,她也觉得丈夫为自己付出了很多,支持他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自然是作为妻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后来,她为了帮白丁多做些客户调查,还特意问过深谙“高净值人群生活习惯”的郑秘书的意见,结果郑秘书听了以后高兴地一拍大腿,说道:

“安老师,你老公想的太对了!你看,我跟王总好几年了,也给他安排过不少次旅行,钱没少花,而且找的都是大旅行社,但每次都觉得他们的安排总是差点什么,无论导游还是地接,都跟行走的AI助手没什么大的区别。那你说我还要他们干嘛呢?还有些碍手碍脚的。”

他顿了顿,又补充说道:“就说王董上次的婚礼吧,前后换了三家婚庆公司,都是跟不上王董的思路,最后没办法,选了一家勉强能用的,我又亲自调了十几个市场部的骨干来当成市场活动来做,才勉强办了下来。没办法啊,婚庆公司那帮人想象不到这个阶层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啊……”他说这段的时候显然还有些得意洋洋地表功。

安晴听了郑秘书如此说,回家后就告诉了白丁,这个结果与白丁自己做的调查摸底非常接近,两口子高兴了半天。

做了充足的准备后,白丁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忙起注册公司之类的事情来。

没过几天,安晴突然接到郑秘书的电话,她接通电话后说:“郑秘书吗?你好啊!”

“是……安老师吗?”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却不是郑秘书。

安晴吃了一惊,才反应过来那好像是王嘉城的声音,急忙说道:“是王董吗?您好。我是安晴!”

电话那头果然是王嘉城,只听他说:“安老师,是这样。我听小郑介绍了下你先生正在搞一个什么私人旅游俱乐部啊,我觉得很有意思,我没有他电话,所以只好用这个电话先问问你。哎,对了,你现在在店里吗?我和小郑正好过去,很快就到,我们当面聊聊?”

安晴听王嘉城这么说,虽然觉得有些突然,但却为白丁的想法能得到这位“儒商”的赞同而感到高兴,很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不久,王嘉城在郑秘书的陪同下来到了瑜伽馆的工地上。现在装修已经基本完工,就等一些设施和员工到位,找个好日子就开业了。况且大股东陆小曼又去了日本参加一个电影展,开业也必须要等她才行。

“安老师!”

王嘉城走近安晴,矜持地与安晴握了握手,又在他们的陪同下在瑜伽馆内转了转,连连点头,表示满意。

他还饶有兴趣地问了些瑜伽相关的问题,安晴都为他一一作了解答。

他们找个地方坐下休息——这里本就是计划设置一个茶歇区,供学员训练后休闲一下的。

咖啡机虽然已经到位,但咖啡还都没买,所以安晴有些不好意思的拿了两瓶纯净水,给王嘉城和郑秘书,并抱歉地说:“王总,郑秘书,不好意思啊,今天还没法请你们喝咖啡,只能喝水了。请见谅啊!”

王嘉城拿过水来,笑着说:“哎,我不喝咖啡。我就喝水!喝水好,水就是最好的饮料。”

郑秘书也跟着连连点头称是,安晴有些紧张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应王嘉城的要求,安晴又大致介绍了一下白丁“私人旅行俱乐部”的思路,他听白丁完整地说起过这个项目,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的复述一遍,但基本的思路却是没错的。

王嘉城听着,连连点头,也说道:“白先生的这个思路很有意思,是在做高端旅行的细分市场。目前有些旅行社也在搞,但是没什么关系,它们还是靠走大众旅游这一块,高端这一块其实市场不小,做好了是有机会的。”

随后,他又简单问了些资金来源,白丁的工作经验等……最后点点头,吩咐郑秘书道:“你和白先生接洽一下,让战略部抽点精力拿个调研报告出来,如果有机会我们也可以投点资,这样有利于迅速接入高端客户。”

他看着安晴道:“您觉得怎么样?安老师。”

安晴听了,更加觉得有些突然,但显然王嘉城的提议是个好事,只得一个劲儿的说感谢。

过了一会儿,郑秘书接了个电话,回来说集团那边有几个事情要处理。

王嘉城想了想,对郑秘书说:“这样,已经中午了,我请安老师吃个饭,你先回去处理公务。”

安晴正要推辞,郑秘书却急忙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只剩王嘉城和安晴两人,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安老师是在北方长大的吗?”

“不是,我是在南方长大的。”

“哦,原来是这样……”不知怎么,王嘉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失望。

旋即他又问道:“这样吧,安老师,你把手头工作先放一放,咱们去个地方吃饭,正好也聊聊开业典礼怎么弄。”

“王总……”安晴觉得有些为难,王嘉城这个邀请让她感觉很怪,甚至有些不舒服,尤其是陆小曼还不在国内。

“怎么?”王嘉城笑道,语气中却不容丝毫质疑:“安老师难道还怕跟我这个未来的学员吃顿饭吗?”

“不,不是……”安晴只得解释道:“下午还有人来送些器材……”

“这没事,打个电话让他们明天来就好,或者让保安负责接一下吧。走吧!”王嘉城显示出他骨子里的强悍,语气的坚决竟然让人难以拒绝,安晴只得拿了包,安排了一下手头的工作,跟王嘉城出了门。

现在,她已经明白到王嘉城这趟来瑜伽馆找自己绝对不是聊聊投资、视察视察工作那么简单,但她又以一名心理咨询师的直觉敏锐地觉察到,王嘉城看自己的眼神中并没有那种好色的情欲,而是带着某种让人难以察觉地忧伤。

她犹豫了一下,跟着王嘉城上了那辆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