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劳斯莱斯在高速公路上疾驰,一路向北。

纵然AI智能公路管理系统的使用极为充分地提升了公路的利用效率,从而使得所有上路的同行车辆都能达到较高的配速,加之王嘉城这台车缴纳了高额的交通管理费,故此享有更高级别的通行优先权。

虽然时速达到了200公里以上,但车内仍旧十分安静平稳,甚至让人觉得像是坐在会议室里。但车内的氛围却显得有些尴尬,安晴坐在真皮的座椅上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车窗外远处不断向后掠过的风景出神,王嘉城觉得有些尴尬,努力找些话题跟安晴说。

“安老师,听小曼说,您还懂心理咨询?”王嘉城问道。

听他说起陆小曼,安晴的心里踏实了一些,但是还是不知道王嘉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谦虚地说道:“是的,我有心理咨询师的资质,但还是当年上大学的时候选修得的,临床方面也比较缺乏经验。”

“我今天请您来,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最近总是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想回去看看。另外,这些事,我也不想让小曼知道,所以,只好唐突请您来了。因为,我觉得您可能帮到我,我也愿意跟您说说。”

安晴看他表情不像作伪,也被勾起了好奇心。她也明显感到现在的王嘉城跟以前自己陪着陆小曼看“梧桐街77号”的时候又很明显的不同。

那次王嘉城是很典型的成功商人的风格,虽然很大方,但做事油滑,言谈举止上还有些难以掩盖的粗鄙,而后来在他和陆小曼的婚礼上见到的时候,却已经是一幅温文尔雅的谈吐,说话做事都平和了许多,又能够照顾到别人的感受。

不知怎么,他举手投足之间还总让安晴觉得有些眼熟。

安晴问道:“王董,我感觉您应该不是跟小曼闹矛盾了,那是为什么呢?我还可以介绍专业的心理咨询专家给您认识。”

“小曼?没,我们一直挺好的。再说我觉得别人也帮不上我。”王嘉城解释道,又问道:“我听说你们做心里行业的,对咨询者的情况是有保密的,对吗?”

“是的,我们有义务对咨询者的隐私进行报名。这一点请您放心!”安晴听他这么问,显然是的确有心理问题要咨询自己,便郑重地回答。

“嗯!好!”王嘉城点了点头,说道:“安老师,你可能在网上也看过一些传言,我跟我儿子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嗯”安晴略略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干预,只是平和地引导对方继续说下去,对于一名心理咨询师来说,这是必须具备的专业素养。

王嘉城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继续说着:“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年我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前妻……”

“啊?”安晴略略有些吃紧,没想到王嘉城就这样直接地和盘托出了,通常,这种深层次的话题不会这么快就被触及。他如此说,显然是极为信任自己。

……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的车驶出了高速公路,进入向北部延伸的国道,继而行驶上了有些颠簸不平的乡村道路,虽然劳斯莱斯自动根据路况调整了底盘悬挂和四轮驱动的模式,但还是能感受到这里的路况的恶劣。又这样开了一个小时,他们终于开入一座由围墙圈起来的大院中,道路和地面都很破旧,似乎在可以保留着当初的原貌,在院落的中间,有一棵大树,旁边有几间旧式的红砖房,墙面和屋瓦都已经很陈旧了,但似乎打理的还算干净,看得出来是有人维护。

“王董!这里是……?”

“这里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后来村里要拆迁,周围的邻居都搬走了,我让人跟开发商谈,把这一片人圈起来,尽可能保留原貌。这些年,我偶尔会回来看看!”

安晴平静的点了点头,她已经明白了王嘉城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早已经不再紧张了,反而觉得自己做为心理咨询师也有责任帮助一下对方,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毕竟也是好闺蜜的丈夫和自己项目的投资人,也帮助自己的丈夫白丁不少,现在能发挥专业为他做点事,帮得到他一点,也算没有白白领受了人家的恩惠。

王嘉城打开了房门,安晴随着他步入屋内,见室内的陈设简单,还保留着旧日子里的风貌,室内一张照片墙上挂着一些旧照片,彩色照片受了潮,变得颜色失真和模糊,但尚且都算完好。

“咣当”在安晴的身后,房门被关上了。

“啊!”安晴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令人惊惧的事情,吃惊地瞪着她身后的王嘉城。

……

公海之上,邮轮顶层的甲板上已经沸反盈天。

王葱的突然回归,彻底让霍大少爷的海上派对成了为他而组的局。而熟悉王葱的朋友们,都发现他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皮肤晒得黝黑,原来总是梳着分头的油亮头发都已经剪成了利落的短寸,脸上、身上和四肢上都有伤口的疤痕,他脱掉了翼装后,里面只穿着一身较旧的运动短装,而浑身的肌肉却显得出奇的强硬,有人则发现,在他的后背上,则好像纹上了纹身,那是以前所没有的。

大家更加好奇,在这三个多月里他经历了什么。

原来在擂台上酣战的泰国、古巴两位拳王见这个陌生人突然从天而降抢了他们的风头,干扰了比赛,自然就十分恼火,都向台下霍梓看了一眼,见他阴沉着脸缓缓点了点头,就也不管比赛规则是怎样的,两个人同时靠上前来想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吃吃苦头,以他们多年的拳坛经验,已经能觉察到这个人身上有些功夫,但他们毕竟都是拿过金腰带的人,怎么会将眼前这个“翼装特技表演者”放在眼里?

泰国拳王察猜首先发起了攻击,一膝一肘凶狠异常,寻常人挨了他这两下将会被立即KO在地。同时,古巴拳王拉尔德也暗暗站在王葱可能要避让的路线上,他计算着:如果察猜一击不中,他会立即出手将王葱放倒——刚才两人打个势均力敌,现在用过首先击倒这个年轻人来分出胜负也不错,毕竟对他们来说,谁能有资格跟霍梓打最后的“决赛”是能够获得一笔相当不菲的奖金的。

王葱见两人都没按好心,也不敢怠慢。

他已经迅速判断出了二人的意图:泰国人凶狠但在自己正面,而那个古巴人才是更加危险,如果一时大意,必然会遭到人家暗算。

形势判断清楚,他瞬息间向拉尔德的方向退了过去,宛如一个毫不懂搏击的菜鸟一般将后背暴露给了对方。

拉尔德嘿嘿一笑,上前半步准备狠狠给这个家伙的屁股来上一脚,心想“对付这种业余选手实在不需要怎么费力”。

然而,还没等他起腿,王葱已经鬼魅般蹿至拉尔德身,这让他一下失去了攻击距离,而且他非常懊恼自己居然大意而没有及时作出反应,如果对方贴近攻击,自己依然中招。

他恼羞成怒,立即变腿为膝,击打王葱小腹。王葱身子一转,出手一挡,用手肘接住了拉尔德的攻击,顺势退了开去。

此时,察猜已经疾速攻来,上来就是连环三腿,他已经看出这个年轻人绝非等闲,要不小心就要像拉尔德一样中招了。

王葱做出防御姿态,依靠灵活的步伐和新获得的腾挪空间,躲开了察猜两脚,然后又结结实实接了一脚,

“啪”的一声响,察猜觉得自己一脚仿佛踢在了训练用的大号沙袋上,受力感十足,寻常对手会因为肌肉收到打击而迅速收缩,从而失掉一定的战斗力,肋骨、臂骨骨折的也不在少数,而对面这个青年,却面不改色,仿佛自己一贯引以为傲的重击对他不起作用一样。

他勃然大怒,“嗷”的一声扑了上去。

古巴人拉尔德也要扑上来想要抱住这个青年,要把他扔下拳台。

王葱在两位拳王的围攻下,也不敢掉以轻心,抖擞精神,摆好架势准备迎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