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半个月之前。

邓波回到家里的时候,女儿平平已经睡了,粉红色的床单和小枕头,趁着她红扑扑的小脸看上去那么安详和宁静。她最喜欢的大狗熊玩具放在了一边,那是邓波接女儿出院时候送她的礼物。

他坐在女儿床边,轻轻地为她掖了掖被子。过了一会儿,他关了台灯,悄悄地走出这间不大的,又堆满了毛绒玩具的小卧室,反手轻轻带上了房门。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还没等打开瓶盖,就陷入了沉思。

“叮”、“叮”、“叮”,

手机一连三声轻响,提示新收到了三条信息。

他拿起来一看,见是个匿名号码发来的。

这种号码现在已经非常罕见了,他心中一惊,觉得有事要发生。

果然,他点开信息,心里登时一番,一阵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

三条信息的第一条是女儿宁宁的一张照片,小女孩正在她那张小床上睡觉,大狗熊玩具摆在旁边,看样子照片就是在他回家前不久拍的。

随后,是两段简短的文字,

“放心,孩子已经睡了,没被吓到。”

“你自己到街心公园里来,跟我打一场。否则,后果你自己承担。”

对方的意思很明白:要求邓波去跟他打一场比赛,否则极有可能对他的女儿平平不利,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要挟。

而且,对方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出他家,如果想找个机会暗算平平一个小女孩,也的确不难,但他没有那样做,目的还是为了跟自己打一场。

想到这里,邓波已经一头冷汗,慌忙四下寻找,又推开女儿房门看了看,见小家伙仍在甜甜的熟睡中。

他凭直觉立即猜到了对方是谁——王葱,只可能是王葱!

“他,来复仇了!”

……

上次邓波重出江湖,按照霍梓的指示,狠命地戏耍了王葱一通后才将他KO,把他送进了盖娅集团的休眠舱,足足住了十来天。

事后,他得到了一笔不菲的佣金,但也刚刚够他为女儿做白血病手术。

不过,盖娅集团的超级医疗技术的确不是盖的!

平平的白血病根治手术很顺利,宁宁一觉醒来,就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再也不用受这项病痛的折磨。

这让邓波无比欣慰:自己还有本事救女儿的性命,也做到了当初对妻子的承诺,她在天国上看着他们父女俩也一定很开心。

在欣慰之余,邓波仍对当初被自己打成重伤的王葱有些歉意,虽然他知道那个小伙子是一位超级富豪的儿子,只要不当场死亡,花了钱,受的伤都能在盖娅集团的治愈,但他还是因为自己又一次成了别人的无良帮凶而感到愧疚,这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对这次的“雇主”霍梓本人的不认同——他觉得这个人太过于阴毒又太过于龌龊——输给了对手,就给人家下套玩阴的。

这让邓波非常反感,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年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搏击台上打死了那个学拳不久的年轻人的“事故”来。

那次,事后他才知道,除了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之外,几乎其他人都知道真相——只是一个“大金主”为报私仇而假手于他的赌赛而已。

那时候,他蓦然觉得心灰意冷,自己拳打得再好,赢得金腰带再多,也只不过是“金主”们娱乐和赌赛的道具而已,甚至还或明或暗地受他们摆布,替他们去做那些见不得光的龌龊事。

虽然,后来因为有媒体意外揭露了事件的真像,从而让那个“大金主”和邓波的经纪人都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法律制裁,但那条鲜活的生命却永远也不可能活过来了,而邓波的心中从此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在法庭上,死者的母亲,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发疯了一般扑向坐在被告席上的他,对他又踢又打,声称要他这个杀人凶手偿命。

当时,邓波没有还手,默默忍受着那位失去儿子的母亲的责难和踢打,虽然她随即被赶上前来的法警们拉开了,但邓波怎么也不能忘记那位母亲歇斯底里的诅咒:

“是你杀了我的儿子!我咒你全家不得好死!”

当时,他看着那位母亲,竟然想起了自己已经过世的母亲的样子。

当年,他父亲死的早,他年纪小又很顽皮,经常被大孩子欺负。母亲就是这样像一头母豹一样冲出来拼命保护被人打得头破血流的儿子。当年,他怎么也想不到,她矮小的身躯内是怎么迸发出这样无尽力量和勇气的。

最后,母亲总是流着眼泪为他包扎伤口,责怪他不该出去打架生事……。

而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邓波暗暗发誓,要让自己无比坚强有力,保护自己,更要保护母亲不受人欺负……他的天分极高又肯下苦功,意外被一个著名教练发掘出来,走上了职业比赛的道路。

但是,等他有能力也赚了钱了,母亲却在那场全球的大流感中去世了,那场流感中死亡最多的就是免疫力较弱的老人,“子欲养而亲不在”成为很多人心中永远的遗憾。

虽然最后他被判无罪,但他仍非常自责。后来,他也曾托人为老人送去一笔钱,但是却被人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死者的母亲托人送来一句话:

“你以为多少钱能换回我儿子的命?”

那之后邓波日渐消沉,他发誓永远不再打拳,甚至对搏击比赛充满了厌恶……

但是,世间就是有那么多的不如意!

一个人即无权选择生,也往往无权选择死,在这两者之间,还无法选择究竟要怎么活着。

为了女儿治病,穷困潦倒的邓波也没有选择,只好亲手打破了自己的“原则”。

他和当初选择出售“诗人天赋”的白丁一样,当生活的苦难真正来临的时候,那些所谓的原则、执着和誓言,都变得那么不堪一击!

人,总要先活下去。

邓波本以为女儿的手术完成后就万事大吉了,等他去接女儿出院的时候才赫然发现更多的麻烦还在接踵而至。

首先,平平年纪还太小,做如此大的手术之后,最好能接受一段时间的康复疗养,否则极容易影响今后的发育和健康。

其次,之前为女儿看病,他已经将这座不大的公寓抵押了出去,现在他要承担女儿的康复费用、偿还贷款,还要担负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这些支出已经大大超出了他那份微薄的薪金的所能负担的极限了。

当初,他以为平平的病没有希望的时候,从来没考虑这些——毕竟女儿如果不在了,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他孤魂野鬼般的一个人,活着也就是个躯壳而已了,至于房子、薪水、生活什么的,都可以不在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