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命运盲盒最新章节!

王嘉城失踪了三个月的儿子王葱近来回了家,此时,王嘉城已经从社交网络上得知王葱在邮轮上的经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已经成了拯救一船人性命的英雄,十分高兴,也将自己的新任妻子陆小曼正式引荐给了王葱。

陆小曼也尽力对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继子”表示友好。

不料,王葱却对这位“继母”十分抗拒,不但态度异常冰冷,看她的眼神也十分骇人,仿佛充满了敌意,而对于王嘉城的态度也没有多少改变,虽然不至于跟以前一样当面吵起来,但看得出来,他对父亲再娶也相当不满意。

很快,王葱又跟以前一样花天酒地起来,因为他以前的公寓先前都已卖掉了,所以就经常带不同的女孩回家,有时候还不止一个,也全然不在乎王嘉城和陆小曼的态度。

一开始王嘉城这个当父亲的也没说什么,但时间一长,王葱对陆小曼的态度越来越不尊重。

前不久王嘉城出差去了岛城,留下陆小曼独自在家,昨天她正在洗澡,突然听到外头有声音,抬头一看却见喝得醉醺醺的王葱闯了进来,陆小曼吓得大哭大叫,王葱则肆无忌惮地倚在浴室的门槛上冷冷地看着他,满脸都是轻薄无耻的表情。

陆小曼大声叱责王葱无耻。

王葱却一脸邪笑揶揄道:“无耻?咱俩谁无耻你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

说道这里,陆小曼又抽泣了起来。

安晴听了也十分生气,他曾经听王嘉城说儿子与他的关系不好,也在不少社交网站上看到过关于这位“花花太岁”的各种劣迹,但自从那次去王嘉城的老房子之后,她揣测王葱这种性格很可能与他自幼失去母爱,并目睹父亲家暴有关系——在家暴下长大的孩子,通常在没有能力时候会显得懦弱而性格内向,有了条件则倾向于报复性的放纵和任性。

有时候,他们一方面会继承父亲的暴躁性格,行为上并不尊重女性;另一方面也会把出现在他父亲身边的其他女人看做“假想敌”,这种心理阴影纵然他的母亲去世多年之后也不会改变。

现在的王葱已经长大成人,从报道上看他竟然在邮轮上击毙了七八名荷枪实弹的海盗,而且据说有的是被他割喉而死。

如此看来,作为他父亲的王嘉城本人也未必控制住这个儿子,更别说陆小曼一个柔弱女子了。

她也曾想过报警,但想到毕竟是一家人,而王葱也没有做出什么侵害她的实质性动作,真报警也未必有什么作用,也就只好忍了。没有办法,她这才约安晴来梧桐街77号说说这件事。

安晴听了这些,心中也十分不是滋味,只好出言安慰,但是说实话,面对王葱这种似乎有严重暴力倾向的行为,她听上去也有些害怕。

最后,她想了想,宽慰小曼道:“这件事得让你老公知道,如果你觉得不好开口的话,我可以去跟他说一下,让他管管自己的儿子。”

小曼听了,一把抱住了安晴,满怀感激地说道:“晴姐,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安晴也抱住了小曼,柔声安慰道:“看你说的。你帮了我们那么多,能为你做这点事也是应该的。不过,你自己平时也都要小心一些!我觉得王葱也不敢胡来!毕竟还有法律在呢!”

“嗯!晴姐,今晚你就陪我在这里住吧,我一个人害怕!”小曼近乎哀求地说道。

安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道:“好吧,我给白丁打个电话说一声,今天留在这里陪你!”

“嗯!”陆小曼听她同意留下来陪自己,登时高兴起来,纵然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反而显得丽色更甚。

安晴看了她这幅样子,也觉得又可怜又可爱,觉得她就像自己家的小妹妹一样,受了委屈,需要她这个当姐姐的陪伴,这个时候自然义不容辞。

当夜,安晴就在梧桐街77号陆小曼家里住下了,两个人躺在床上一直谈心说话,直到大半夜才慢慢睡去。

……

王嘉城最近忙着筹划收购碧城集团的航运公司的事宜,他内部开了几次会讨论此事。

在兆达集团内部对这笔收购发生了一定的分歧。

战略投资部的付部长是位年近六旬的资深投资专家,是一位学者型的人物,也是兆达集团的元老之一,在集团内德高望重,威望仅次于王嘉城这个董事局主席。

付部长的行事一贯稳健的风格著称,这些年来,在他的辅助下,王嘉城的各项投资回报一直平稳增长,虽然没有什么惊爆人眼球的“神来之笔”,但却从未有过明显的失误。

但是,这次王嘉城却有些不太满意,因为碧城集团出了这么大的投资机会,这位“老将”却丝毫不知情,自己还是通过吴书平知道这件事……可见时间久了,这些职业经理人都颇为懈怠,这让一贯喜欢“出奇招制胜”、事事都喜欢占主动的王嘉城颇有些不爽。

在会议上,付部长认为碧城集团出售旗下船舶公司的事情存在诸多疑点。比如,虽然对方出售资产的价格开得很低,但算上其担负的债务,也仅算得上是正常的市场价格。另一方面,在国际航线上海盗、南美洲反政府武装等不安定因素仍然存在,无论是在融资还是运营上都存在困难。所以,他建议王嘉城再等等看,尤其是在集团现金流也很紧张的时候,还是首先保证正常业务的开展为好,不适合大量举债做大规模的并购,尤其是面对海运这种传统行业,尤其要慎重。

但是,以郑秘书为首的一些少壮派经理人则持相反意见——他们认为投资就是要承担风险,霍家的碧城集团一直把控着兆达50%以上的海运需求份额,从而限制了兆达的全球化发展,不趁此机会冒点风险拔掉这颗钉子并转为己用,那种被人勒着脖子的局面就不会从根本上得到扭转。至于现金流的困难,目前可以通过增发股票以及向银行申请商业贷款等手段获得所需的资金。

“还有点,就是既然千纸鹤药业的吴董首先提出这项收购,我们在这项投资上就有一个具有实力的盟友,如果我们放弃这次机会,等他筹得了足够的款项,他就会既碧城集团之后第二个掐着我们脖子的人”郑秘书常年跟在王嘉城身边,自然对老板的心思知道的更多一些,另外,他个人也早就不满足于董事长秘书处主任的职位,未尝没有取付部长而代之的野心。

对这一点,王嘉城当然看得清楚,但也不啻于让手下的年轻多表现出一些冲劲儿,好刺激一下“暮气昭昭”的老家伙们也好。

代部长笑了笑,反驳道:“恰恰是因为是千纸鹤的吴董提出来,我才有些担心。这些年,千纸鹤药业的业绩不佳,股价一跌再跌,他手上能有多少筹码?而且他一个新兴的制药的产业,冲着船舶公司这种资金和劳动都密集的传统产业去是什么意思?有钱没处花了吗?”

这句话让王嘉城听起来有些刺耳,他现在虽然已经有“儒商”的美誉,但是在他的兆达集团内部还都是知道他以前的老底的,他总是会疑心代部长等老人话里有话地取笑他的出身,他敲了敲桌子,说道:“老代,有事说事,不要针对个人嘛。我看小郑他们的意见也是蛮好的,你作为老人,工作上也不能太保守了。”

“我就是对事不对人啊,王董,投资不能这么意气用事,切忌脑子一热就把这么大一笔钱投出去啊?”代部长也犯了倔脾气,口气中有些顶撞的意思。

王嘉城也有些不高兴,他见下属如此顶撞自己,不由得加重了语气,说道:“老代,我看这个项目挺好。你们不要觉得这个项目一开始不是你们发现的,就一概给予否定。我做生意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不冒风险就大把大把赚钱的好事!你见过吗?……”

他在发言的最后反问道,语气十分不客气,又转头向郑秘书等人问道:“你们见过吗?”话中带着揶揄的态度。

郑秘书等嘻嘻一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连回答:“没有!没有!”

还有的人已经笑出声来。

这时候,受了王嘉城抢白的代部长脸色突然变得苍白,紧接着额头上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渗了出来,他捂住自己的心脏,痛苦地弯下腰去。

众人见状,登时一片混乱,王嘉城也吃了一惊,有些后悔自己话说重了,慌忙让助理赶紧打电话联系救护车,将心脏病突发的代部长送去了医院。

最后,王嘉城交代郑秘书以亲自配合自己完成这次收购,在代部长休假期间,代理战略投资部的工作。

王嘉城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大规模的并购会给他和他的企业带来怎样的命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