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娘子是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元三全身上下湿的透透的,秦义则脸色苍白面容憔悴,两人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秦家后院。林青和张婉儿正在庭院里闲聊,见他们竟提前回来,林青激动地站起来,对着秦义大喊。

“夫君回来啦。”

“嗯。”

听到娘子的话秦义脸上的倦容一扫而光,他快步走到林青面前,替她把垂落的发丝挽到耳后,眉眼尽是爱意。

张婉儿发现湿漉漉的元三依旧站在原地,惊讶地问:“元三,你怎么全身湿透……”话还没说完,两人眼神刚对上,元三立即别过头,像见鬼似得一溜烟逃走。

“他怎么了?你们怎么提前回来啦?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青好奇,秦义和元三一个灰头土脸,一个像从河里捞出来的,元三不是常嚷嚷要见张婉儿吗?现在见到了却一句话也不说直接逃跑,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义坐在石板凳上,深深地叹了口气,今天的事过于刺激,就连拥有强大心脏的他都要缓一缓。幸好今天是他陪在元三身边,若是换作其他人后果不堪设想。

“元三今天……疯了。”

“什么?!”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问,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疯掉。

秦义把林青的茶一饮而尽,感觉量还不够,又斟一杯“咕噜咕噜”全喝光,然后深呼吸,下巴往张婉儿所在方向上挑了一下。

“还不是为了你。”

“我?”张婉儿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今天和元三没碰过面,怎么能赖在她头上。

“他今天向小茶馆里的茶客宣告,谁以后再提起你的别称,他定不会轻饶。元三的精神过于紧绷,听见别人说出同音字就开始咬牙切齿,想把别人揍一顿,幸亏我在他身边及时阻止,才避免惨祸发生。”

张婉儿听后依旧懵懵的,不让提起她的别称?什么别称?“小狐狸精”吗?难道元三知道“小狐狸精”这个名字让她不开心,所以……难怪二姐对她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原来是说元三啊。想到这她的心漏跳了半拍,嘴唇微微张开却说不出一个字。

秦义知道张婉儿已经明白元三的心意了,点点头表示她的想法完全正确,让精明的元三变成疯子的,只是一个“情”字罢了。

……

见张婉儿正好在这,可以问她关于纯金佛像失窃的事,或许能找到线索。

“婉儿姑娘,张员外佛像被盗一事你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吗?”

张婉儿撑着脑袋,双眼翻上天仔细回想了一遍,实在想不出什么可疑的点。

“纯金佛像爹爹宝贝得很,一直放在他的书房里,我也只是在宴会开始前见过一次,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林青转动着眼珠子思考着,不受张员外待见的婉儿没什么机会进书房,自然没发现可疑的地方。那与张员外关系颇好,能自由进入书房的会是什么人呢?

“婉儿,张家除了你父亲外,还有谁能随意进入书房的?”

“大哥吧,父亲最宠大哥,常同他在书房下棋。大哥也是除父亲外第一个欣赏纯金佛像的人。”

张大公子?秦义心里泛起嘀咕,今天在小茶馆里听说张大公子流连风月场所,虽不知这消息的真假,但听到张婉儿说他能自由出入存放佛像的书房,感觉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明天要和元三偷偷跟着他才行。秦义现在最希望的是元三能满血复活,成为正常人,不然会严重影响工作啊。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人就在身旁,要不让她试试看。

“咳咳,婉儿姑娘你现在有空不?”

“干嘛?”张婉儿见秦义笑得一脸恐怖,怯怯地问。

“元三现在的思绪肯定乱成一团,需要有人替他解开,既然是因你而起,理当由你去解。”

张婉儿明白元三的心意后却害怕了,她不敢独自面对元三,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好握住林青的手向她求助:“青儿,我该怎么做?”

“去吧,同元三聊开就好了。”林青反手把张婉儿的手包裹住,给她鼓励。

秦义看到两个女人的动作忍不住皱起眉头,不动声色地拉过林青的手,嘴角挂着假笑说:“就听青儿的吧,元三现在正需要你。”心里却暗暗想,赶紧去找元三,别碍着他和娘子的二人时光。

……

元三一回房间就发呆,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换。可能因为全身湿透的关系他的鼻尖痒痒的,打了一个喷嚏,思绪终于回到现实。他心想还是先把湿衣服换了吧,免得感染风寒。同一时间张婉儿受到秦义夫妇的鼓舞来到元三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说。

“元三你在吗?”

元三刚把上衣脱掉,门外突然传来女人声音吓他一跳,是张婉儿!他的心情既激动又担忧,想见她又害怕面对她,但让她一直站在门外也不是一回事,所以没多想,一只手握着正准备穿的上衣,另一只手打开房门,语气冷冷地问:“找我有事吗?”

目光在元三身上扫视一番,见元三光着膀子,张婉儿瞬间羞红了脸,捂着眼睛大叫:“啊!!!!!”

叫声响彻整个秦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