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www.zjtxz.org,最快更新娘子是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距离婚期不到三天时间,天气晴朗,艳阳高照。

此时的秦家前院。

几十个精壮的士兵排成三排五列,头顶被烈日烘烤至发烫,额头、鼻子、前胸、后背被滚烫的热浪熏烤着,汗水如泉水般汩汩往外冒,浸透几层衣裳,顺着肌肤纹理流淌着,滴落到地上化为一朵瞬间绽放的水汽莲花。但很显然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即使天气怎么恶劣,身体怎么不适,他们一动不动,表情也从来没变过,目光炯炯地盯着阶梯上的领导,聚精会神地听着领导发言,这场面,像极了军事会议。

秦义背着手,表情严肃,目光凌冽,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脖子上如蟒蛇般的青筋拼命凸起,似乎想要冲破薄如蝉翼的皮肤。

“前院、大厅由一队负责,卧房由二队负责,伙房、后院三队接手,红绸带和红灯笼按需领取,不可多拿,装饰完毕由各自队长验收,验收通过后务必把每个角落都清扫干净……”

秦义洋洋洒洒说了一堆,双手也不自觉比划着,整张脸涨得通红。说到最后一句时,他走下台阶,腰背挺直,语气不急不慢却充满分量:“婚期将至一切不容有失,刚才说的六十二点要求,大家都必须谨记在心,若有失误,整队受罚,兄弟们明白了吗?!”

“明白了!”士兵们声音洪亮,响彻整个秦家。

“好,任务,现在开始!”

秦义一声令下,士兵们各就各位,采办的采办,收拾的收拾,纷纷忙碌起来。

……

另一边许家村。

乡村的小屋被竹篱笆包围,庭院里晾晒着菜干和鱼干,为寒冷的冬天做准备。许大娘心灵手巧,拿着剪刀对着几张红纸随意修剪,不一会几个“囍”字就完成了,她往“囍”字背面涂了些米浆,然后贴在窗户和门上。林青则挽起袖子爬上板凳,对着下面的小铃铛喊道。

“小铃铛,拿个红灯笼给我。”

“姑娘还是让我来吧,这把凳子破旧不堪,若是摔下来定会生疼。”小铃铛心里那个急啊,林青站着的板凳有条腿缺了一角,站在上面的林青一不注意就会左右摇晃,看得小铃铛心惊胆战。

“没事,你扶着就好。”

林青接过红灯笼对准屋檐上的挂钩,左手轻轻往上送便把灯笼挂上了,然后双脚微微屈膝用力一蹦,安全到达地面,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见她安好,小铃铛悬起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许大娘见状微笑着摇摇头,说:“小铃铛你别太担心,青儿不是弱不禁风的城中贵女,她想做什么就由着她吧。”

“还是许大娘懂我。”林青听到许大娘这么说,开心地抓住许大娘的手臂摇了摇,像一只会撒娇的小野猫。

小铃铛也学着林青的模样,圈起许大娘另一边手臂,头靠在许大娘的肩膀发嗲:“许大娘最疼我,对不对啊。”

两位小女子一人一边,逗得许大娘哈哈大笑,她五十多年来从未成家,孤身一人生活在这间简陋的茅草房里,这么多年来受到了多少非议与嘲笑可想而知。她何尝不想有个家,儿孙满堂其乐融融呢,可惜她不能生育,天生就不能,因为这致命的一点让曾经互生情愫的男人远离她,让村里多嘴多舌的女人嘲笑她,欺辱她。她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想到上天会把林青和小铃铛送到她身边,乖巧、活泼的她们让家里瞬间多了几分温馨与人气。她们虽然不是许大娘的亲生女儿,但许大娘早已把她们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

……

许大娘以去朋友家闲聊为由偷偷进了城里,她来到典当铺,掌柜见她穿着穷酸,很自然地白了她一眼问:“这位大娘有事吗?没事的话赶紧走,别影响我们做生意。”许大娘紧紧握着胸前的弥勒佛吊坠,像下了很大决心般扯下来,递到掌柜面前。

“掌柜的,您看这值几个钱。”

“成色一般,块头也小,五两。”掌柜仔细把玩着手中的吊坠,还别说,做工挺精细的,触感冰凉温润,能卖个好价钱。

“能再多点嘛,我家闺女要出嫁,我着急用钱。”许大娘哀求道,五两实在对不起这枚吊坠的意义。

“哎呀看你可怜,一口价十两,不能再多了,若是不同意就走,别耽误其他人。”

“好好好,十两也行。”

许大娘拿着钱在如意坊买了一把琉璃梳,她想在林青出嫁前用这把梳为她梳整头发,然后送给她当作嫁妆。林青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把琉璃梳是许大娘用自己最宝贵最值钱的吊坠换来的。这个吊坠是许大娘父亲临终前,留给她的唯一信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